<menu id="m0omk"><table id="m0omk"></table></menu>
  •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界資訊

    出版業試水數字藏品機遇幾何

    發布時間:2022-06-21 14:51:44

    乘著元宇宙概念的東風,借著區塊鏈技術的大勢,數字藏品火起來了,出版單位“且將新火試新茶”,紛紛試水數字藏品。據不完全統計,自北京長江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打造出版業首個數字藏品以來,3個多月時間里已有30多家出版社推出了數字藏品。
     
      ◆應抓住機會大膽嘗試
     
      根據目前通行的觀點,數字藏品是指使用區塊鏈技術,對應特定的作品、藝術品生成的唯一數字憑證,在保護其數字版權的基礎上,實現真實可信的數字化發行、購買、收藏和使用,具有公開性、唯一性和不可篡改等特點。
      從出版業層面如何界定數字藏品?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副秘書長李弘表示,數字藏品本質上是作品的數字化呈現和網絡化傳播,是出版單位版權資產的權利讓渡和價值變現,既可以擴大文化產品的影響力、傳播力,又可以實現其流通活化和經濟價值。由此,李弘建議:“出版單位可以把數字藏品當做產品轉型的一種模式加以探索,版權資源豐富、管理到位、數字化基礎較好的出版單位應該抓住機會、大膽嘗試?!?br style="font-family: 宋體; font-size: 14px;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內容大多源于自有資源
     
      任何電子化的東西均可以生成數字藏品。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元宇宙工委秘書長高澤龍認為,出版社的音視頻、封面、插畫、版面、文字內容等均可以發行數字藏品,一些古籍、畫作、作者簽名等也有收藏價值。
      記者梳理20多個案例發現,出版社推出的數字藏品大體分為三類:靜態的圖片、立體的3D形象和動態的視頻。靜態的圖片多數來源于出版社自有圖書的封面、插畫等。例如,北京長江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數字藏品“貳拾年光陰的故事”是從該公司2000多幅圖書封面中精選出近700幅具有時代代表性的封面結合而成的。另外,也有藏品在圖片中嵌入了音頻。
     
      ◆需要技術和平臺支撐
     
      數字藏品通常需要出版單位對內容進行二次開發,開發時或依賴自身技術,或與相關技術公司合作。中國出版集團所屬中國圖書進出口(集團)有限公司旗下中圖云創智能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就是為出版單位的內容進行二次開發的創新型閱讀科技公司。
      數字藏品需要通過發行平臺才能完成發布,高澤龍介紹,目前資質相對全面正規的數藏平臺合作方有支付寶鯨探、騰訊幻核、京東靈稀等。業內有關單位也在探索搭建數字藏品的服務平臺,如由國家新聞出版署科技與標準綜合重點實驗室區塊鏈版權應用中心牽頭、新華文軒旗下四川數字出版傳媒推出的“數字藏書”項目,就致力于搭建全國首個區塊鏈圖書融合出版發行平臺。
     
      ◆抓機遇也要防風險
     
      李弘提出三個要點:一是要摸清家底,認真梳理現有版權資源種類、數量以及權利類型和期限等基礎信息,同時應按照現有版權資源的收藏價值和文化價值做好分級分類。二是要開展應用,選擇有資質、經批準的服務平臺(聯盟鏈)開展試點,初期可以選擇權屬清晰、影響力較廣且收藏價值大的作品進行試點開發;在開發過程中既要準確描述作品的數字化形態、可交互性等技術屬性,同時也要提升其可觀賞性、可保存性等文化屬性。三是建章立制,要形成規范的作品數字化機制,建立版權資源的資產化流程,尤其要通過經認證的平臺進行發行和交易。
      高澤龍特別提醒,目前國內的數字藏品一般不允許二次流轉和買賣,出版單位要避免賦予數字藏品金融屬性,因為金融屬性可能會帶來非法金融、擾亂金融秩序、非法經營、非法集資、非法發行證券或貨幣等惡性后果。(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久热这里只有精品伊人,无码国产精品午夜不卡,美丽的人妻少妇
    <menu id="m0omk"><table id="m0omk"></table></menu>